凤凰彩票:鑫飞鸿变回“飞鸿”:星晨急便旧伙伴谋单飞

鑫飞鸿变回“飞鸿”:星晨急便旧伙伴谋单飞

  在星晨急便陷入倒闭风波、董事长陈平杳无音讯之际,其并购的企业鑫飞鸿董事长邓飞浪却正在广东、上海两地奔走,并把公司旗号变回为“飞鸿”,大有另起炉灶之势。

  3月4日,鑫飞鸿在广州东莞召开网络营销大会,邓飞浪提出重构管理团队的构想和重组华南、华东的发展战略方案。邓飞浪同时承诺,近期内逐渐解决一系列历史遗留问题,清理与星晨急便合作的过程中因潘多拉系统出现的账务纠纷。

  “陈平早就一声不吭走了,我没有办法,被迫出来重组,这是社会责任。”3月7日晚,邓飞浪在电话中对本报记者透露,公司被并购后财务都交给了陈平,现在鑫飞鸿重组华南、华东市场业务的资金缺口达2000万。

  “双方合并组建而成的星晨急便·鑫飞鸿有限责任公司,其工商注册并没有批下来。”同日,鑫飞鸿对外投资关系部总监盛文华则对本报记者表示。

  截至发稿,陈平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。而国家邮政总局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表示,密切关注星晨急便事宜,等事态明了,将依法对其处置。

  “一起倒闭”的伙伴

  “星晨急便撤离东莞了,我至少损失200万。”3月7日,星晨急便·鑫飞鸿东莞总代理的一位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,此前,星晨急便与鑫飞鸿在站点、财务上进行了合作,但业务、品牌并没有实现整合。

  “两家合并后,两套网络系统并行运行,但是阻力很大。”该负责人介绍,“两边的管理人员都在抢单子,内耗严重。”这导致星晨急便与鑫飞鸿双方单子急剧减少,都陷入亏损。“实际上,两家公司合并的初衷是,两网合一,资源互补,如果按照这个模式运行,应该可以赚钱的。”

  该负责人透露,鑫飞鸿管理人员不认可星晨急便的网络系统与管理模式,星晨急便不断退让妥协,最后放弃了原来坚持的管理模式,“这样的并购,非常失败”。

  盛文华则告诉记者,自2011年10月两家企业合并以来,新的公司星晨急便·鑫飞鸿工商注册并没有批下来,仍然是两个单独的公司。

  据他介绍,并购源于鑫飞鸿发展遇到困难,主要是资金链紧张,资金缺口约1000万。而当时星晨急便由于盲目扩张,资金链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。“陈平并购鑫飞鸿,是为继续从阿里巴巴公司获取更多的投资。但是,收购鑫飞鸿之后,陈平并没有从阿里巴巴公司重新拿到新的投资,资金更加紧张。”

  中国国内快递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也认为,为了迅速形成星晨急便网络体系及融资的需要,陈平并购了鑫飞鸿,结果未达到再次融资的目的,并加速了两家企业合并后一起“倒闭”的进程。

  “两个公司合并后,管理上矛盾很大。”盛文华介绍,因为陈平从宅急送(微博)带过来的管理人员,只有直营工作经验,没有管理加盟商的经验。其出台的一系列招商制度、管理制度遭遇到了加盟商和鑫飞鸿管理人员的反对。

  “陈平收购鑫飞鸿之后,带来了潘多拉、K8两套管理系统,而鑫飞鸿原本应用E3系统,几套不同的系统同时运行,财务也在这些系统中运行,不知道陈平及其管理团队拿走了多少钱。” 盛文华说。

  盛文华表示,3月5日,陈平还与他通过电话,表示会派人过来处理事宜。“到底星晨急便与鑫飞鸿后续如何处理财务上的问题,还不清楚。”

  变回“飞鸿”谋重生

  据盛文华透露,鑫飞鸿正在设法重整旗鼓。“现在,有几个有实力的企业家准备帮助董事长邓飞浪进行重组。”

  鑫飞鸿前身为飞鸿快递,成立于2002年8月,专业从事国际、内地及港澳台地区双向收送速递物流业务,2006年成功收购了上海奇速快递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了鑫飞鸿快递,其网络覆盖全国,年业务增长率超过70%。

  2010年,鑫飞鸿日业务量达17万票,跻身全国十大民营快递企业行列,总部也由深圳搬至上海。2011年10月,被星晨急便合并。

  “现在星晨急便和陈平都消失了,经销商需要有一个人出来管理。”盛文华向本报记者表示,鑫飞鸿经营了10年,在华南、华东的市场做得比较好,有自己的网络体系,有多年经营代理商的管理经验,和合作多年关系良好的代理商。

  “全体期望泰康人寿、宅急送的投资之际,星晨急便干部及员工于3月2日连夜转移资产且划走华南20多万资金,不知去向。”鑫飞鸿官网最显著位置的一篇题为《记飞鸿2012年网络会议盛况》文章称,公司在面临着灭顶之灾、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后,在3月4日召开网络营销大会,决定再创辉煌。

  此次大会上,邓飞浪透露了重建管理团队的构想和发展策略方案:“已经组建好了华南团队以及运营网络,3月7日在上海组建华东团队。”而鑫飞鸿的旗号变为原来的“飞鸿”。

  “重组华东、华南市场,大约需要5000万,2000万左右的资金明显不够。”徐勇认为,引入战略投资者或借款,是走出困境的方法。

  “我们现在的战略是,优先重组华南、华东市场,看运行情况,再重组西南、华北市场。”盛文华表示, 目前鑫飞鸿已经支付了星晨急便华南员工1月份的工资。

  而备受外界关注的宅急送收购星晨急便一事也出现了变故。3月5日,宅急送副总裁熊大海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,对鑫飞鸿在华南、华东的资产较为感兴趣,两周前派出团队调查,有收购意向。不过3月7日,熊大海改口称,“经过了解,双方公司暂不具备合作的现实可行性,故已终止本次接触调查。”




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(itbear365 ),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。

特别提醒: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,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。
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